韩氏史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韩氏史话

海南韩氏渡琼始祖—韩显卿公

新闻来源: 时间:2015-02-23 08:58:24


海南韩氏渡琼始祖—韩显卿公
 


资料修编/史学考证:韩悦
图片来源于网络

概况
据海南韩氏族谱编辑委员会1997年9月编印的《韩氏族谱》、海南韩氏大宗祠理事会2006年撰的《宋渡琼始祖韩显卿公传略》),均共同述词:公,韩显卿,字道灼。祖籍河南安阳。生于宋高宗绍熙二十五年乙亥(公元1155年)六月二十日亥时。公元1191年在知廉州(今广东廉州市)任上徒雷州东溪。于宋宁宗庆元三年丁巳(公元1197年)抱家谱连家带口南下渡海过琼州海峡登陆海南岛新居冯坡,今文昌市冯坡镇。最后迁居锦山(今文昌市锦山镇),成为渡琼海南韩氏第一世祖,称渡琼始祖。公,移居锦山后,怀念祖籍根本,以高祖韩琦公“昼锦堂”为堂号,传宗子孙后人不忘相州根本,弘扬我族祖德。公,逝于南宋理宗宝庆元年乙酉(公元1225年)四月二十二日子刻,终年七十一岁。葬于文昌县南溪都之东月龙港,俗称五龙港,今文昌市冯坡镇。
 
身世
查阅关于韩显卿公的各种资料显示:公,祖籍湖北相州,今河南安阳,北宋宰相韩琦公第六世孙。韩琦生嘉彦,嘉彦生韩诫,韩诫生仿胃,仿胃生缙选,缙选生显卿。韩显卿公是南宋浙江湖州太守(也有说是知府)、升待郎韩缙选公次子,生于宋高宗二十五年(公元1155年),有兄长韩世卿(迁居广东番禺)。此期间韩缙选正在浙江湖州太守任上,由此可证,韩显卿公出生地是在浙江湖州。显卿公出身于六代官府衙门世家,从韩琦公父亲谏议大夫、湖北相州知府的韩国华公开始,到韩显卿公的父亲韩缙选,从北宋到南宋计六代官府世家传宗,均为宋代朝廷命官,其中产生一位皇后、俩位宰相、俩位承宣使,可谓风生水起,满门权贵。上七代祖韩国华公,北宋真宗年间的湖北相州知府。上六代祖韩琦公,贵为北宋真宗、仁宗和神宗的三朝宰相。上五代祖韩嘉彦公,北宋神宗年间的军承宣史,与父相同朝为官,并且娶神宗皇帝的第三女儿齐国公主为妻,贵为北宋皇朝附马,卒后追封为忠献王。上四代祖韩诫公,南宋高宗年间的军承宣史,娶宋高宗帝吴皇后的亲妹为妻。上三代祖爷爷韩仿胃公,南宋高宗年间的广东韶州通判,娶高宗帝吴皇后的侄女为妻。同时,仿胃公还是南宋宁宗帝原配韩皇后的叔祖爷爷(韩皇后是韩同卿之女)。父亲韩缙选公,南宋宁宗年间的浙江湖州太守。可见显卿公不但出身七代官府世家,同时还是宋朝公主的五代孙,换句话说,韩显卿不但是北宋皇朝宰相韩琦的第六代孙,也是宋神宗皇帝的第六代外孙,可谓身世显赫,血脉高贵。
 
宗系
据目前韩姓谱牒可证的资料显示,记载的安阳系韩氏最早的高祖名为韩朏,籍在河南南阳(公元690年的唐玄宗开元年间曾任沂州参军,安史之乱期间迁移到南阳)。此后,第七代玄孙韩国华,北宋太宗年间(公元977年)曾任泉州知州(今福建泉州),后被宋廷调往湖北相州任知州。韩琦公也是在福建泉州出生,1岁时随父母到湖北相州(今河南安阳),2岁时,父亲韩国华在任上病逝。韩琦公由长兄抚养长大,至18岁时科考中榜进士入仕,后成为宋廷三朝宰相,湖北相州此后也划归河南并更名为安阳。韩琦公生有六子,再又有长兄生四子,计韩琦公儿子与侄儿辈有十位韩门男丁,且父辈贵为当朝宰相。从此,安阳韩氏一门人丁兴旺,迅速发展壮大,并与宋朝赵氏皇家凝结下了200年的九代人的不解之缘(韩国华、韩琦、至彦字辈十位堂兄弟、诫字辈三十多位堂兄弟、胃字辈更是一大群、选字辈又加倍人丁兴发,至卿字辈、废字辈更多,已分系得难以记清。但在海南族谱中记载的废字辈,只有中奉大夫知融州军事韩废)。韩琦公众多后代在宋朝廷官场盘根茂叶、星罗棋布于南宋皇朝政界、军界中闪烁发光,比较显赫的是贵为当朝附马的韩嘉彦公和权倾朝野的宋光宗朝宰相韩侘胃公,还有宋光宗皇帝的原配韩皇后。同时,韩琦公为子孙定下辈序,琦公成为了相州韩氏有辈序的第一代,历经1007年至今。今天的河南安阳成为了相州韩系四海子孙寻根问祖和朝拜的祖籍圣地,昼锦堂成了朝拜圣堂。韩显卿公,韩琦公第六代玄孙,自宋宁宗庆元三年丁巳(1197年)渡琼后,定居海南并传宗至今817年计30余代,子孙遍布海内外计16万之众,全为安阳韩琦后人。据海南韩氏多年与多方调查的相关资料显示,海南韩氏留守海南本土的族人9万余人口,其中文昌市5万余并遍布在351个村庄,海外6万余人,计约16万。但还有离开海南而遍布在全国各地的海南籍韩氏族人也不少于3万之众,这没有明确说明,所以从各种数据上看,韩显卿公现有子孙(包括女性)应有19万以上。
 
简历
查阅海南《韩氏族谱》、《宋渡琼始祖韩显卿公传略》,均共同述词如下:
 
渡琼始祖韩显卿公天赋好学,童年能日诵千言书,初被朝廷任命为安肖司法参军,后被任命为文林郎,再后被任命为浙江会稽县尉,最后在宋光宗绍熙二年(公元1191年)韩显卿36岁时被朝廷任命为知廉州(今广东廉州),见显卿公墓碑上刻记的“宋文林朗会稽县尉知廉州”碑文。再又资料记载中另有说词:描述显卿公是在宋光宗元年(公元1190年)被朝廷任命为知廉州,这年公35岁。而1191年,公又迁徒雷州,这年公36岁。至宋宁宗庆元三年,即公元1197年,42岁的韩显卿公抱家谱连家带口南下,举家渡过琼州海峡登陆海南岛。同时见说,渡海来海南岛的还有海南许氏渡琼始祖许谟公,是与韩显卿公一家同船结伴而渡海的,并记载许谟公与韩显卿公正因此成为了世交好友。显卿公与许谟公上岛后,路途转折经琼岛三江,最后落脚于海南文昌靠海边的冯坡地区,后显卿公又转到锦山居住,直至71岁离世。韩显卿公渡琼时带有妻屋陈氏婆、21岁的儿子韩废和女儿韩承钦一起。陈氏婆,宋廷封宜人,生于宋高宗绍兴二十八年(公元1158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巳时,终于宋宁宗嘉定十二年(公元1219年十一月十三日未时),终年62岁。
 
释词
此特为显卿公的入仕官职碑文记载与相州韩氏历代相关官职作史学释解:
释词前,先解读北宋神宗官制改革后延用至南宋的官制概况。地方行政区域划分为路、府、州、县四级。路是以军事为主,军民兼管的大级别军政行署机构,路级长官为四品安抚使、经略使或安抚经略使,军民兼管。府级行政长官称知府(宋代府极少,个别几个如大名府、开封府等),属从四品级。州级行政长官称知州,六品级。县级行政长官称知县,属八品或从七品级。
 
司法参军,宋代地方各级行政衙门的各部门都设幕僚参事,司法部门也同样设幕僚参事,县级司法部门幕僚叫参佐,知府、知州各司叫参军。这不是官职,也不是军职,是宋代朝廷为众多的官家子弟入仕前的挂职锻炼的虚职。肖安参军,可见肖安不是县,而是府或州,府或州的参军为九品级。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辖下的处级司法部门的副科级办事员。也就是说,显卿公入仕前先被安排到安肖府或肖安州挂职当司法参军。
 
文林郎,随文帝设散官八郎,一直延续代清代。文林为第八郎,最小级别,领朝廷从八品级待遇的虚职。宋代官家子弟多,对暂无地方和位置安排的候选人,都先分别给个跟班散官级别、先挂职锻炼,等待空缺而依级别任命才能走马上任。
 
会稽县尉,县尉不是县令,是管本县政法的司法官员,宋代出任在地方的司法官员,县级叫县尉,府级以上叫通判,县尉是八品到从七品级别,相当于现在的县政法委书记,为副处级职务。由此可见,显卿公在得到文林郎从八品级待遇后不久,被朝廷任命到会稽县当八品或从七品级的县尉。
 
知廉州,就是廉州知州,也有资料称廉州太守。据宋史地方官制资料显示,没有太守编制。所以显卿公到廉州任的是六品知州。
 
据宋史资料考证,显卿公最高实权官职是六品知州。当时的廉州下辖几个县,其中有合浦县,所以多有宗亲认为公任职在广西,这是误区,因为宋代没有省这类区域概念。显卿公碑文上明文碑刻为知廉州,不能理解为廉州太守,再说宋代地方官制不设太守。从显卿公入仕升迁顺序上考证,显卿公在35岁前是县尉,属八品或从七品级别,能从县尉一夜间连升几级至正六品知府已经是朝中有人,不可思义了,不可能连升七级成为从三品级太守。
 
待郎,谱中记载韩缙选公先于湖州任太守,后升待郎。查宋代官员品级制度,没有太守编制,但有待郎编制,而待郎有四品级的尚书曹待郎,也有五品级的东曹待郎,记载中没有说明是什么曹待郎,所以无法考证选公是那一品待郎。只能这么理解选公是在湖州任六品知州,后升五品东曹待郎。
 
雷州牧,《琼世实录》中原文记载,显卿公在光宗绍熙二年辛亥(公时三十六岁)时越任雷廉牧。这就危险了,州牧是汉代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王候级行署,比六部尚书还尊贵,猛如大象。宋代地方行政衙门没有州牧这类编制。想象也知道,肯定是记载错了,雷州是个南蛮边远小州,有个六品知州就不错了,那能混得上州牧级光荣榜,显卿公再有通天关系也不可能从六品知州一跃而上成为从二品尚书级州牧吧,要是真有此等大好事,那碑文早就荣耀标榜上去了,那能忘记这等传世流芳美事?所以,《琼世实录》中所记述的越任雷州牧,应是越任雷州知州。因此,以上所说的徒雷州,实际上是从廉州任上平调迁徒到雷州任知州。

承宣使,正四品级,宋代设制的官衔级别,相当于职称而不是实职。韩嘉彦公和韩诫公父子两代都是承宣使。

通判,本文涉及到琼州通判许谟公,对通判也需作个名词解说。宋代 通判官品级别不高,州通判是七品级,但它代表朝廷,权力极大,能监制知州,以小制大。

疑团
韩显卿公为何举家渡琼并定居海南?又为什么出任廉州知州才一年半载就离任迁徒雷州?同时又因何在雷州逗留6年后再想起迁居海南岛?在雷州居住6年期间业谋何事?是被转调往雷州任知州还是因什么事而离开廉州?关于这些史况,在族谱资料中都记述得很含糊。且看,查阅海南韩氏关于韩显卿公的所有资料,道出的均是韩显卿公任知廉州期间,因金兵南下,南宋宗室衰落,显卿公才迁徒雷州、举家南下渡琼,最后落脚海南岛。换句话说,就是为避免战祸、避免遭金兵追杀才不得已而举家渡琼来到海南岛避难的。这类述词与实际史况风马牛不相符,现将镜头转向南宋1191至1197年的宋光宗与宁宗年间,焦点当时历史背景。宋室是衰败到苟喘一隅,但此时已不是金兵南下侵宋的时期,而是蒙古元军崛起入侵金国时期。公元1160年后,金国已开始衰弱,只顾拼命抵抗蒙军入侵而求自保了,在蒙军金戈铁马月牙弯刀的狂奔乱砍下,金兵包头鼠窜命都保不住了,何来金兵南下之说。而蒙古元军在此期间还远在几千里之外的草原上四处奔马砍杀,金兵是蒙兵入主中原的头号障碍,因此蒙军只顾整削金军,也轮不到侵宋的时候,而真正侵宋时,那是蒙兵灭金后的公元1230年后的事。金兵自1160年的宋孝宗年间后再也无力侵宋,只求自保并与宋廷和睦相处、叔侄之称的时期,反而怪异的是在这几十年间不见金兵侵宋,倒是宋兵不忘国耻而凭着脆弱的身躯时不时又北伐捣金的时期。可见,说韩显卿公是因金兵南下才渡琼之故,这史说依据应该否定了,根本就没有那回事。那又是什么原因?在宋代,海南岛可是罪官被贬而被流放的南蛮荒岛,难道是此原因?再回到宋宁宗年间查看史况,宋宁宗皇帝的正配韩皇后(韩同卿之女)是韩显卿的亲侄女,当朝国丈韩同卿是韩显卿的亲堂兄,而当时总揽宋廷军政大权的当朝宰相韩侘胃又是韩显卿的小叔公,凭这几层特殊关系,韩显卿不可能属于被贬而流放到南海荒岛的。这一点又可以否定了,既不是因金兵南下之故,也不是被贬之因,那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导致韩显卿弃官而举家徒走雷州而6年后又渡海到海南岛?请看下段资料。
 
查阅海南许氏资料《通判始祖谟公墓志铭》碑文,落款时间为南宋绍定二年(公元1229年),落款撰写人许全、许金、许企。这正是许谟公三个儿子的名字,可见此志铭是许公儿子撰写的。许氏志铭中记载:许谟公,出生在福建蒲田,于南宋光宗绍熙二年(公元1191年)33岁考中举人,同年被宋廷派任海南琼州通判(通判不是知府,是宋廷派到琼州府的司法兼监察官,属七品级),并说是抱家谱带全家与好友韩显卿公同船渡琼到海南的。这就要思考了,两家的家谱都共同记载许谟公与韩显卿公是同船而来海南的。既有韩、许两家都有史载的家谱记录俩公同船渡琼,那是肯定准确无误的,但在时间上却记载有别。许氏家谱记载俩公是在公元1191年同船渡琼的,而韩氏家谱记载俩公是在公元1197年同船渡琼的。此中时间差有6年之久,是何原因?问题出在哪里?到底是许氏家谱记载错了还是韩氏家谱记载乱了?不仅于此,还有一个误区问题,即韩显卿公到底是1190年上任知廉州还是1191年出任知廉州?如是1190年上任知廉州,那为什么一年后的1191年,显卿公才上任廉州知府一年就弃官而徒走雷州东溪,同时又有另一说显卿公是1191年从会稽县尉升知廉州的,同时又说是1191年徒走雷州东溪,也就是说显卿公当年上任知廉州不久而又当年离任而去雷州,迁徒到雷州住了6年之久又在忙什么?是休闲养生还是弃官从商?这在韩氏家谱中没有说明清楚,只含糊说是1191年公从廉州迁徒雷州,并说公原计划落脚于雷州永久居住,但又因金兵南下之故而不得不于1197年渡海落脚海南。如此记载出入有别、含糊不清、导致迷雾重重该如何解?需再行考证,请看下段分解。
 
从多方资料中查阅,获得三点零粹信息:
 
信息一:《韩氏族谱》中原文记载摘要“选公之男显卿,字灼道,任文林郎会稽县尉升廉州太守(光宗绍熙元年正月七日升)”。从该信息中得到提示:“宋光宗绍熙元年正月七日升”,换成公历就是公元1190年从会稽县尉升廉州太守(说成太守有误,应是廉州知州)。

信息二:《琼世实录》中原文记载摘要:“公,越任雷廉牧,于光宗绍熙二年辛亥(公时三十六岁),由会稽徙雷州东溪”。此信息中显示“越任雷州牧”,且记载时间是宋光宗绍熙二年,这一年正是公元1191年,显卿公36岁。可以这么理解,显卿在公1190年出任廉州知州一年后又被宋廷从廉州任上调派到雷州出任雷州牧,而不是离任或弃官徒走雷州。此加个说明:雷州牧有误区,应该是雷州知州而不是雷州牧。
 
信息三:光绪二十六年的族谱中,有一篇文昌县令卫睎骏应韩显卿后人韩濬之请,于乾隆三十九年(公元1774年)编写的谱序。序中称“显卿宦雷州,移琼台,遂家焉”,又有“显卿远官琼海”等语。而乾隆五十年(公元1785年),韩显卿十九世孙韩坤素所写的《立宗序》,则说“灼道公由会稽升廉、雷牧,继而渡琼,占籍文之锦山”。

如果卫睎骏和韩坤素所立序真实,这就好理解了。韩显卿在卸任“廉州知州”后,还曾执政雷州,而不是弃官或被贬而徒走雷州的。六年后又远官琼海,就加官派到琼州。接着看下段。

许氏谱中除了那篇《五龙港谟公坟穴山水记》外,还留有计载显卿公的书件一首《渡琼始祖模公像赞》:“尔材既长,尔貌复扬;伟哉别驾,愧我正堂;所以黎民,拦舆平昌;德威兼著,盛纯良(应漏一字)”。落款为“敕授朝议大夫、知琼州府事、寅弟韩显卿灼道氏拜撰”。这就问题来了,说明韩显卿公当时来海南时是冠有一个六品“朝议大夫”的朝廷巡视官入琼都督知琼州事的,不是不明不白来琼岛的。

综合以上记载的信息,拟似一文供海南韩氏宗亲们参考。

 

韩显卿公渡琼时末序


南宋光宗绍熙元年(公元1190年)正月七日,显卿公35岁从会稽县尉升知廉州。次年,宋光宗绍熙二年(公元1191年),显卿公36岁从知廉州转任(迁徒)雷州知州。在回朝领命时与同时被任命为琼州通判的新科举人、33岁的许谟公同船南下,一个赴任知雷州、一赴任琼州通判,因一路相伴、意味相投,结拜为兄弟。显卿公在雷州任知州六年后的公元1197年(宋宁宗元庆三年)42岁时,被朝廷任命为朝议大夫,并派往琼州任知州事(就代表朝廷巡视督导琼州事务,职务上与知琼州同级,但身价比知州高,类于上级通判)。因此,好友琼州通判公许谟渡海北上雷州迎接朝议大夫入琼。由此演绎出了韩、许俩公同船渡琼的历史性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