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氏人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韩氏人文

韩乾光宗长

新闻来源: 时间:2015-07-03 05:36:59


韩乾光宗长

 

帖文/摄影:韩悦

乾光宗长,海南文昌锦山镇人,海南韩氏大宗祠理事会元老派宗长,是理事会组建人之一,第一、第二届理事会副理事长,第三届因年事已高而以顾问身份列席理事会,是一直关心祖业发展与建设的典型念祖光宗的老族长。老宗长是海南韩氏最早一批发起寻根追讨祖产、筹资修缮祖业的主要成员之一,是海南韩氏大宗祠理事会组建到成立的元老派功臣,并连续出任一、二两届主持理事会日常工作的副理事长。如今老宗长岁月烙印苍苍白发,话当年壮气火热之光普照韩氏三十年,昔往今来历历烟云,老骥功德染彩韩氏旗风,但惜英雄传史册空白无字,一切都成为被遗忘的角落。

乾光宗长的情况,本人很了解,可以这么说,他看着我长大,我见证他从英雄壮气到暮年。1970年6月,我父亲从文昌铺前公社调动到锦山公社任党委副书记兼武装部长,当时我6岁随父亲同行,到锦山公社门口时,见到几个干部等候迎接,其中一位叔叔走向前把我抱起来,很亲妮的逗笑问我话,我父亲对我说,小三你知道这位是谁吗?我愣脑瞪眼摇头,父亲说,这位是乾光书记。此后常有见面,且多次在我父亲出差时,是他带我去吃早餐,因此,我深刻地记住了这位笑容热心的书记叔叔。当时我年幼,不懂书记是什么,两年后我8岁时,我问父亲,乾光叔叔是什么书记,干什么的?父亲说,他是公社党委副书记兼公社革委会主任,我似乎是懂了,接着又问父亲,革委会主任是什么?父亲瞪眼说:小三你都8岁了还这么不懂世事!革委会主任就是“锦山公社革命委员会主任”,就是公社社长,但现在不叫社长,改叫革委会主任,明白了吗?我回父亲话说:懂了爸爸,他的官比你大是吧爸爸?父亲笑着说,不是官,爸爸与乾光书记只是基层干部级别,不能叫官,县长、县委书记以上级别才能叫官,即相当于部队的团长和政委以上干部才能叫官,师级以上干部就叫高级干部或高级官员,公社书记只是科级干部,相当于部队的营级干部。父亲这么比喻一说,这我全明白了,因我从小得到父亲教示,非常熟悉部队的编制级别。以上是我在8岁时铭刻记忆与父亲的那段对话,也铭刻记住乾光书记的历史身影。1979年我离开锦山到外地读书,此后再没回锦山逗留,也再没有与乾光书记见过面。

2011年11月,我加入参与海南韩氏大宗祠事务工作,见到了乾光老书记,我异常高兴,快步走向前拉着老书记的手,深情敬重地向老书记问候,他也非常感动、亲切有加。虽然老书记年事已高,无法多交流,但心里都明白。有旁者宗亲很感奇怪我与乾光宗长怎么这么好,他们太不了解我与老宗长的历史缘份。后连续两年,每次开会见到乾光老宗长,我都不由自主地走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手,选个好席位奉请他往高坐。在第三届理事会后,乾光老宗长以顾问身份列席会议,因年事高而倍受冷落,甚至受到当会主持者当面指责,我都力阻并推开话题打圆场,后再热情向他问候与好言安慰,当会众宗亲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出此举动,那是情义梭使于我,身不由己,不需要让他人明白,但老宗长似乎年事高,记忆疏淡,每次问侯时,说其上次事他都记不住,叹怨日月不为人好。

依我记忆而算,乾光老宗长今时应该是85岁了,他的人生史话,50年代进入党的工作队伍,60年代在锦山公社走上管理干部位置,70年代出任公社党委副书记兼革委会主任,80年代出任锦山镇委书记,90年代初退休后全心投入韩族祖业事务。他的人生史是光荣革命史,是五星光亮的红色的革命干部,是位有深厚革命功底和朴实的毛式干部。这是乾光老宗长的人生史写照。应该这么说,乾光老宗长在锦山镇本土是资历最深与资格最高的长老人物,因为他增是该镇的最高级别父母官,而在锦山韩氏大宗祠理事会,他更是资历盖全会。正因此,每次当他列席会议受到冷落或受指责时,我都心有愤叹,环顾左右,哀叹众者为何不学忠厚而偏执于狂妄。正所谓:世事菲菲、倒转乾坤,河西草枯、江东水起,风生一隅、中山狼嚎。

最后,祝福乾光老书记、韩氏的老宗长身体健康、延年益寿。


2014年4月摄于锦山祖祠